谜与奇女性网(miyuqi.com)

谜与奇女性网
关注女性健康,解读女性情感生活。
谜与奇女性网-关注女性健康,解读女性情感生活。

女首富木瓜炼金的秘诀

更新时间:2021-05-08 23:15点击:

坚韧性格令印度“生物科技之母”积聚巨额财富

在当时还相当封闭的印度社会,女性创业要比男性创业付出更多的艰辛。为了寻找厂房,凯朗花费了几周时间,因为许多房东认为将房子出租给一个女性不吉利;她找不到员工,最后只得恳求一位女性朋友秘密加入她的公司;所有的银行家都拒绝贷1万美元启动资金给她,最后是在一个朋友婚礼上结识一位银行家后才令她绝境逢生;她的会计师,一位男性在公司开张后不久就“另寻高就”;最糟糕的是,一位原材料供应商向凯朗提出一个无理而令她啼笑皆非的要求,除非她聘请到一位男性管理人员,否则她休想得到他们公司的材料。

今年51岁的凯朗-梅佐达-肖(kiranmazumdar-shaw)在1978年时,进行了一项在印度国内可谓是惊人的举动,她在自己的汽车房里搭建了一个小工作坊,踌躇满志地开始了从番木瓜中提取酶的试验。当时,印度鲜有人知道生物科技为何物,她却在心底勾画了一个宏伟的蓝图:要用印度自己的科技人才打造一个世界级的研究机构。今天,她建立的biocon公司已成为印度生物科技的领头羊,凯朗在完成酿酒专家到印度生物科技之母的角色转变中,其财富也发生了质的飞跃——她已是印度的女首富。

下个目标跻身全球五大生物公司之列

20多年弹指一挥间,凯朗已将一个小小的酶生产厂打造成印度最大的生物科技公司。截至今年3月31日的财政年度,biocon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.22亿美元,利润高达3050万美元。

今年3月,biocon公司公开上市的第一天,股票认购额飚升了33倍。半年之后的今天,该公司市值已达12亿美元。凯朗控制着公司40%的股份,从而成为印度最富有的女人。凯朗又开始瞄准了下一个目标:在不久的将来biocon要跻身全球五大生物公司之列。

日前,在接受美国《新闻周刊》专访时,凯朗称,目前从市场占有率和营业收入来看,biocon在亚洲地区已占据首位,在全球排名第16位。印度蕴藏的巨大生物科技潜力———大批高素质的科研人员、相对低廉的成本以及临床研发技能为biocon参与国际竞争中提供了机遇。

求职无门执着追求得到创业良机

凯朗出生于印度一个开放的中产阶级家庭,她的父亲虽然滴酒不沾却是享誉印度的酿酒师,她的母亲是一个家庭妇女。与众多印度家庭不同的是,凯朗的父母不是催促女儿早早嫁人,而是鼓励她接受更多的教育。从小耳濡目染父亲的精湛酿酒技术,凯朗也对酿酒产生了浓厚兴趣。她在班加罗尔大学取得动物学学士学位后便赴澳大利亚留学。1975年,凯朗获得澳大利亚ballarat学院啤酒酿造专业硕士后匆匆回国,梦想成为印度第一位女酿酒师。然而,她的满怀激情和才华却无处可施,印度各酿酒厂的大门向女性紧紧关闭着。“女性要找到工作太艰难了,”回忆当初的情形,凯朗感叹道。

在经过长达两年求职无门的痛苦等待后,一个偶然机遇将创业大门向凯朗打开。当时,爱尔兰化学品专业公司bioconbiochemicals正准备进军印度。由于印度法律严格规定,外国投资者在印度投资公司只能占30%的股份,因此bioconbiochemicals的老板leslieauchincloss急于寻找一个印度合伙人。在经过一段时间交往后,leslieauchincloss发现,凯朗就是最佳合伙人。“她是如此地执着和坚强,当时我就认为,她决不会退缩,”auchincloss回忆道。bioconindia成立时的启动资金为1万美元,计划是生产用于生产啤酒、葡萄酒、纸张、动物食品和洗涤济的酶。

女性遭歧视创业之路布满艰辛

在当时还相当封闭的印度社会,女性创业要比男性创业付出更多的艰辛。为了寻找厂房,凯朗花费了几周时间,因为许多房东认为将房子出租给一个女性不吉利;她找不到员工,最后只得恳求一位女性朋友秘密加入她的公司;所有的银行家都拒绝贷1万美元启动资金给她,最后是在一个朋友婚礼上结识一位银行家后才令她绝境逢生;她的会计师,一位男性在公司开张后不久就“另寻高就”;最糟糕的是,一位原材料供应商向凯朗提出一个无理而令她啼笑皆非的要求,除非她聘请到一位男性管理人员,否则她休想得到他们公司的材料。

她在自家的车库里开始了自己的创业,并成功地从番木瓜果中提取出一种能使肉类变嫩的酶,以及从热带鱼的鱼泡中提取出一种能使啤酒更加透明的胶原质。这就是印度生物技术产业的开始。

化解危机资本市场长袖善舞

在化解一个又一个创业时的危机后,biocon终于在20世纪80年代末实现盈利100万美元,也就是在此时,auchincloss将他持有的该公司30%股份出售给联合利华,凯朗保留她70%的股份。在印度放宽外国人投资法后,联合利华曾想收购凯朗的股份最后以失败告终。1997年,联合利华将包括biocon在内的化学制品分部出售给imperialchemicalindustries(ici)。然而,ici却无意开拓药品研究领域,一年后该公司作价200万美元打算将持有biocon的股份出售。凯朗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,她说服自己的丈夫约翰-肖——曾任一家纺织品公司总裁,卖掉了他在伦敦的房产加入biocon。(约翰-肖现在主管该公司全球业务开拓工作,并持有公司25%股份。)这次股权转让,让凯朗获得了彻底自由,她开始从酶的生产加工进入胰岛素的生产。凯朗希望从胰岛素生产开始,得以进入印度其它药品的制造领域,并由此打开美国的大门。

当然,新的业务开拓需要资金。此时的凯朗凭借她的声誉已能筹措到足够的资金:iciciventures(与ici没有关系)投资300万美元控制了该公司15%股份,银行向其贷款300万美元,利息为10%-12%。凯朗已孤注一掷,她回忆道:“如果失败,那公司只有破产。”

广纳人才保证公司持久发展

2001年,防止胆固醇的早期药物lovastatin专利权期满,biocon从印度医药管理当局获得了在印度市场销售此类非专利药物的权利。这为biocon后来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。该公司在这年还获得美国食品医药管理局的许可,成为第一家在美国市场销售lovastatin的印度公司。如今,biocon已占据美国此类药品50%的市场份额。biocon并不仅仅满足于非专利药品的生产,凯朗广纳了600名科学家从事专利药品的研发工作。

“长远来看,以人为本的发展模型会比单靠建立基础设施更能持久发展,”现为印度工业联盟生物技术委员会主席,仍兼任biocon公司主席和执行董事的凯朗如此认为。

“冒险怪胎”不因外界质疑而放弃

很多国家都对发展生物技术利大弊大争论不休。特别是欧洲国家反对使用转基因食物,非洲国家宁愿忍饥挨饿也不愿接受美国的食品援助,印度也拒绝美国提供的大豆和玉米捐助。

作为印度工业联盟生物技术委员会主席,凯朗还是竭力主张印度应该在适当的防范下培育发展生物技术,“印度有10多亿人口,1/4还极度贫困,而生物技术可以改善印度的饮食、农业、科研和疾病治疗等方方面面。只要有了技术,什么事都可以做。”

印度生物技术学家们正在开发高蛋白含量的土豆和高营养的水稻,以解决国民的营养不良问题;他们还开发出了麻风病疫苗,这种疫苗连西方国家都还没有研究出来;他们还在试图利用甘蔗等农作物开发生物燃料。转基因食物的试验具有潜在风险,例如,有可能将新的基因片段带入印度的主食水稻中,进而对人体构成威胁。凯朗认为这些威胁足以应付,因而也有人戏称她为“冒险怪胎”。

凯朗认为,印度是生物技术药物临床试验的“风水宝地”。印度是世界上糖尿病患者最多的国家之一,目前还没有针对这些病人的临床数据。另外,印度大量近亲结婚的后代可以用来研究基因缺陷;各个种族和部落的基因组也有待研究。“由于病人数量大,又具有多样性,我们就会得到大量独一无二的数据”。

毫无疑问,这些想法遭到了许多人的批评,这些批评者认为,这相当于在出卖印度的人口资源,还会对印度的生物多样性造成威胁。凯朗觉得这些担心是必要的,但是她也试图说服这些批评者,她认为:“我们不能因为害怕就放弃努力。”

添加站长微信